时隔15年 母子在厦门相见

03-02已围观评论

  母子相见,哭成泪人。

  帮助母子团圆的民警张龙。

  台海网壹壹月贰捌日讯 据厦门晚报 昨天一大早,叁伍岁的阿平(化名)特意理了发,并换上刚买的新衣服和新鞋子,从头到脚把自己装扮了一番。他可不是去相亲,而是要见妈妈。从贰零岁离家出走开始,他总想衣锦还乡但一直未能如愿。而他妈妈不在乎儿子有多“风光”,只在乎儿子是否还健康地活在这个世界上。为了这一刻,她足足等了壹伍年。

  昨天,在海沧警方的帮助下,阿平的妈妈和表哥赶到厦门,与阿平团聚。在厦门市救助管理站的帮助下,今天,阿平就将和家人返回江西老家。昨晚, 在救助管理站见到了这对母子。

  经历了什么

  伤心的往事不想提

  每提一次就痛一次

  阿平老家在江西九江,读高二时,他放弃求学,走上打工的路。阿平的妈妈万女士说:“当年阿平学习不好,我就和他爸爸商量,让孩子学个手艺。不过做了半年家具油漆学徒,他就以身体不好、不适应油漆工作为由放弃了。后来,他跟表哥到广东汕头打工,也不太习惯。”

  “书读不好,活干不好,打工也打不好,加上父母经常责怪,那段时间我压力很大。”阿平说,贰零零伍年临近过年,他情绪低落,就离家出走了,从此就跟家里断了联系,一走就是壹伍年。从家里出来后,他先是在南昌待了两天,然后去了曾经打过工的汕头,在制衣厂管理岗位干过,也在写字楼里做过跟单文员。

  “壹伍年在外漂泊,你都经历了什么?” 问。“那些伤心的往事不想提了,每提一次就痛一次。”阿平说。

  想过回家吗

  一事无成没脸见父母

  跟女友吹后不想回家

  “这些年,你有没有想过回家?”面对 的这个问题,阿平眼睛一亮。

  他说,有一次,他差点就回家了。那是出来四五年的时候,有人给他介绍对象,女方也是同一家工厂的。两人谈得不错,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当时我想过要带女友回家见父母,看到我成家,父母一定很开心。不过,当我得知女方家是想让我当上门女婿时,我拒绝了。我觉得这没法跟父母交代。之后我回家的念头也没了。”

  阿平说,这么多年来每到过年过节,都是他最难熬的时候。工厂放假没人了,怕室友询问他为什么不回家过年,他连租住的房子都不敢回去住,就在大街小巷中游荡,有时一碗泡面就是他的年夜饭。

  “刚出来两三年的时候,每到过年我都特别想家。”阿平说,不过一想到自己一事无成,没脸见父母,他就打消了回家的念头。

  父母怎样了

  不知道父亲去世了 母亲在汕头找了他好多年

  壹伍年来,没有回家的阿平对父母的情况一无所知。

  前天下午,当民警告诉阿平,他妈妈和表哥会来厦门接他时,一种不祥的预感笼上他的心头。“为什么爸爸不来接我?一想到这,我腿都软了。”见到妈妈的那一刻,他的预感得到了证实,他爸爸壹壹年前就因病去世了。

  万女士说,阿平离家出走的第二年,他爸爸就生病了。“临终的时候,他特别想见儿子最后一面。当时他躺在病床上一直跟我说‘你出去找儿子,我好想他’。”万女士说,孩子爸爸走后,她整晚整晚睡不着,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一个离世了,一个生死未卜,她甚至想到了轻生。不过后来,阿平的妹妹结婚生子,在女儿一家的陪伴下,她才慢慢打消了轻生的念头。

  万女士说,儿子离家出走后,她有种直觉,儿子会在汕头打工,于是她也去了汕头,一边打工一边找儿子。“有时我路过建筑工地,就会跑过去看看,会不会儿子在那里打工。有时走过一栋栋高楼,我也会想,会不会儿子就在里面工作呢?”

  虽然母子在同一座城市生活多年,但始终没有遇到过。

  厦门好人多

  露宿街头许多人帮忙 民警关心找来他的家人

  今年柒月份,听一个朋友说厦门有不错的工作机会,阿平就跟着朋友来到了厦门。因为没有身份证没办法坐动车,他先坐大巴到漳州,再从漳州骑自行车来到厦门。阿平说,在厦门他做了离家后最辛苦的工作。“虽然辛苦,但厦门也是我遇到好心人最多的地方。”

  到厦门的当天晚上,阿平在开元路路边露宿了一晚。第二天清晨,他遇到了来厦门后的第一个好心人。“他姓姜,是退休民警。”阿平说,老人就在路边跟他聊,得知他想找工作,特地带他坐公交车到古地石附近找活儿干。

  阿平当起了小工。每天扛着水泥、瓷砖,一层层爬楼梯。工资按天结算,每天贰零零多元。“虽然有钱了,但由于没有身份证,还是不能租房住。晚上,我还是在街头露宿。”工作中,阿平又遇到了好心人,就是经常喊他干活的包工头。“虽然经常凌晨三四点就要跟着他去干活,但他从来不拖欠我的钱,即便自己被欠钱了,他也都按时足额给我工资。”阿平说。

  露宿街头时,阿平也遇到了好心的同伴。一个捡垃圾的流浪汉,每晚都背着厚厚的被子过来跟他一起打地铺。“后来我才发现,那位老人每晚过来,就是为了让我也有被子盖。”阿平感激地说。

  张警官则是阿平到厦门后遇到的大贵人,甚至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阿平说,当时他在海沧阿罗海城市广场附近,张警官让他出示身份证,他只能报出身份证号码。而系统显示,这个证号已经注销了。“在张警官的耐心劝导下,我说出了自己的家庭住址。”阿平说,“之前我在其他地方也遇到过民警查身份证,但没有一位民警像张警官这么耐心地问我的生活情况。更没想到的是,张警官通过我提供的住址,居然真的找来了我的家人。”

  民警声音

  我想推他一把

  让他有勇气回家

  阿平所说的张警官,是海沧巡特警反恐大队的民警张龙。能让母子俩壹伍年之后再次相见,张龙倍感欣慰。

  张龙说,前天上午壹零点半,他在阿罗海城市广场执行日常的盘查勤务。在公交车站附近,看到一名男子背着大包在等车,包很旧,像是要出远门。于是他和队员上前,要求对方出示身份证。“他没有身份证,通过身份证号,系统显示‘查无此人’。”张龙说,他将男子带回钟山派出所,电脑记录显示,男子老家在江西九江,没有前科也不是逃犯,但户口被注销了。

  男子说,他已经壹伍年没有回家了。“有的打工者一两年没回家,还算正常,可十几年没回家,又在厦门无亲无故,这就不正常了。”张龙说,“男子可能是觉得没脸回家,我想试着推他一把,让他有勇气回到家人身边。”

  张龙通过户籍信息,找到了当地派出所。“确实有报警记录,该男子失踪,家人在寻找。”张龙说,他又辗转联系到当地居委会,通过居委会联系到男子的妈妈。“我试着告诉他,他妈妈要跟他联系,他答应了。”

   手记

  游子的承诺:

  妈妈我要管到底

  独自在外漂泊,阿平练就了很强的生存能力。睡在马路边,他懂得跟一两个“伙伴”结成联盟,彼此照应。因为没有银行卡,他将所有的钱都揣在兜里,最多时,怀里的现金有壹万多元。他时刻保持警觉,等所有人都睡着后才睡。他从不跟任何人说自己的收入情况,以免被盯上。

  更难得的是,壹伍年独自漂泊,让他更加觉得亲情的可贵。谈到父亲时,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心里这个坎我这辈子都过不去。”说起母亲,他只说了一句话:“妈妈我要管到底!”

  在我看来,这是一种承诺,是对未来该如何生活的承诺。

  母子俩要回老家了,希望阿平能记住在厦门遇到的这些好心人,记住一个儿子的 ,过好今后的生活。( 吴笛 李晓辉 陈立新)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关注我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