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不能怀孕,被老公家暴,和姐夫结婚后,我却迎来了三口之家

02-23已围观评论

  陈楚和乔霜经常会充满感激地坐在沙发里,看着阳光明媚的房子里,儿子在咿咿呀呀、手舞足蹈,岁月静好,这是他们一直盼望的幸福。

  而在几年前,陈楚是乔霜的姐夫,两个人也算是兜兜转转,然而合适的人总会在合适的时候重逢!姐夫变老公,听起来很荒唐,这背后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这还得从那一年说起。

  零壹、姐弟情深。

  乔霜和大齐是在无锡一家工厂打工的时候认识的,当时她贰零岁,他贰壹岁。

  当时她一个小姑娘在外地打工,经常有孤苦伶仃的凄凉感:想家,想父母。

  大齐和她是一个车间的,有一次周末,大齐喊她一起出去玩,然后晚上到大齐姐姐慧娟家吃了饺子。

  乔霜觉得那晚的饺子特别好吃,吃得她热泪盈眶,因为她吃出了妈妈的味道,吃出了家的温馨。

  慧娟对大齐这个弟弟是真的特别好,很多时候比对自己的老公都要好。虽然她只比大齐大陆岁,可是很多时候,真的像妈妈一样照顾着大齐,给大齐买衣服,帮大齐洗衣服,还时不时地给大齐零花钱,每个周末都会叫大齐到她家吃饭。

  当时陈楚和慧娟已经结婚了,他们也在附近的工厂打工,在工厂附近租了个两间平房,虽然简陋,可是被贤惠的慧娟收拾的干净而温馨。

  从那次在姐姐家吃过饭以后,乔霜就和大齐谈起了恋爱,每次周末大齐带着乔霜去姐姐家吃饭,乔霜在异地感受到了家的温暖,每次也跟着大齐亲切地叫慧娟姐姐。

  乔霜属于乖巧懂事的女儿,从小在家里是老大,样样家务也都拿得上手,所以每次到姐姐家,也都到厨房帮姐姐的忙,慧娟很是喜欢这个姑娘。

  去的次数多了,乔霜能感觉到姐姐慧娟和姐夫陈楚的关系很一般,姐夫的工作性质是三班倒的那种,很多时候乔霜他们过去的时候,陈楚都在上班,有时轮到他休息,他也主动要求加班,所以乔霜跟这个姐夫见面比较少。

  乔霜心里还曾经嘀咕过,姐姐这么好的人,姐夫看起来人也不错,怎么不互相珍惜,怎么会处不好呢。

  有一次他们周末的时候去姐姐家,没进门听到姐姐跟姐夫在吵架,仔细一听,基本知道了吵架的原因:原来姐夫每天加班加点的辛苦,就是想多赚点钱,他想凑个首付,在打工的地方买套房子。

  陈楚和慧娟结婚这么多年,都是慧娟在管钱,陈楚不抽烟不喝酒,没什么不良嗜好,每次发了工资都交给慧娟,可是他们的存款远远赶不上房价上涨的速度。

  陈楚怪慧娟平时对财务没有规划,经常贴补弟弟,贴补娘家,每个周末都喊大齐和乔霜来吃饭,生活费也上涨不少。

  一向温柔宽厚的慧娟发火了,说我就这么一个弟弟,他就在我身边,我这个做姐姐的多照顾点弟弟怎么啦?既然你嫌弃我这个弟弟是累赘,那咱们离婚好了。

  陈楚被气得够呛,他说我只是想要买一个自己的房子,有一个自己的家,将来生个孩子,我们一家三口在一起过日子,我这样想难道过分吗?

  陈楚说,我不怕苦不怕累,天天抢着加班,就是想趁着年轻,多赚一点,早点能够买个属于自己的房子。

  乔霜有点尴尬,大齐却一副见惯不怪的样子,慧娟两口子看到他们也很尴尬,陈楚闷闷不乐地走了。

  那天,乔霜安慰了一会姐姐,然后和大齐走了。

  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姐姐和陈楚并没有离婚,照样过日子。

  零贰、陈楚买房梦想破灭,伤透心的陈楚决定离婚。

  乔霜在贰零壹陆年春节的时候到大齐家见了父母,大齐父母也很喜欢这个文静的姑娘,双方算是正式定下来了,并且把结婚提上日程。

  乔霜父母向大齐家提出,要不在他们打工的城市买一套房子,付个首付,让小两口还贷款也行,要么,给壹捌.捌万彩礼。按照当地的标准,这个要求不算高,但是大齐父母拿不出这笔钱。

  慧娟看到父母为难的样子心里挺难受的,慧娟的父亲委婉地跟慧娟开了口:你就这么一个弟弟,结婚算是一件大事了,结婚后我们就不再管了,你有多少钱,算爸借你的,以后我和你妈慢慢还你。

  慧娟手里的钱大部分都是陈楚赚的,而且她也知道陈楚一直想要买个属于自己的房子,现在她要是把钱借给父母,其实就跟给父母差不多,年迈的父母每年能攒几个钱?

  最终她没有经得住深夜里父亲的叹气,母亲的哭泣,她一狠心,把卡里的钱转了壹伍万给父母,留了个零头做生活费,陈楚那头,她想办法去解释。

  当过完年回无锡上班的时候,陈楚兴高采烈地对慧娟说,过年回家,他父母把这么多年积攒的积蓄壹叁.捌万都给了他,说是加上他们手里的十几万,一起做首付,买个房子。

  陈楚兴奋地说,我这么多年一有休息天就到处看房子,对附近的房子了如指掌,**花园环境好,户型好,交通也很方便,我们的首付可以买玖零平方的户型。

  慧娟实在无奈之下,只好说了实情。

  像热气腾腾的火炉被浇了一桶冰水,陈楚当时就绝望了,觉得生活没有盼头,觉得无论他多么努力,多么辛苦,生活还是狠狠地给了他一棒子。

  他向慧娟提出离婚。

  慧娟哭着挽留,说我弟弟结婚了,我爸妈和我心上的 也就卸下来了,以后我们好好攒钱买房,好好过日子。

  可是陈楚已经彻底凉透了心,再也不想回头了。

  零叁、不孕真相大白,乔霜提出离婚。

  过完年大齐父母帮忙张罗,买了个贰室贰厅的二手房,简单装修一下,乔霜和大齐结婚了。

  能干的乔霜把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条,同时因为慧娟离婚了,一个人住在以前的出租屋里,乔霜内心里多多少少是有愧疚的,所以她跟大齐提出让姐姐搬到家里来住小房间,大齐同意了。

  婚后的日子平淡和顺,唯一不满意的是他们结婚后一直没有做任何措施的乔霜却一直没有怀孕。

  她看遍了大大小小的医院,都说身体没有任何问题,中药西药偏方吃了无数,却始终没有效果。

  渐渐地,公婆话里话外地总是阴阳怪气的,慧娟姐姐也有意无意地经常说些难听的话,乔霜开始还能忍着,但是心里却觉得委屈。

  结婚后贰年都没怀上,过年回家的时候,大齐家的七大姑八大姨地叽叽喳喳地议论,说是不是乔霜以前有过什么不良的历史啊,渐渐地,大齐也受了影响。

  直到有一次,因为一件小事,大齐竟然对乔霜动了手。

  俗话说,家暴只有零次和无数次,从那以后,大齐一有不顺就拿乔霜出气,乔霜也不想跟父母说,经历过一个人在他乡无依无靠的孤单时光,她也不想轻易离婚。

  直到有一天,她身体不太舒服,中途回家休息,家里门竟然是虚掩着的,他听到慧娟和大齐在说话,慧娟声音中有愤怒的成分,她也不能生,咱们齐家可不能在你这里绝了后。你跟她离婚,咱有房子,不怕找不到,重新找个黄花闺女,给齐家留个后啊。

  乔霜觉得如晴天霹雳,原来一直温厚的姐姐背后是这样看她的。

  她觉得愤怒和屈辱,推门冲进去,拖着大齐往外走,你跟我一起去医院检查,是我的问题我立刻跟你离婚,不带走一根筷子,是你的问题,我希望你给我个说法。

  检查结果出来了:大齐精子存活率很低,根本没有生育能力,至此真相大白。

  乔霜向大齐提出了离婚,并且要求平分房产,大齐家不同意,乔霜说如果大家愿意撕破脸的话,他不介意到法院起诉。

  大齐家怕大齐的情况被曝光,丢不起这个人,最终答应了乔霜的要求。

  他们维持了叁年多的婚姻结束了。

  零肆、陈楚和乔霜结婚

  经过了这些事情以后,乔霜多少有点心灰意冷的,她用离婚拿到的钱,在偏远的地方买了一个小房子。

  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相逢,充满意外,却又像上苍注定。

  乔霜每天起大早赶第一班公交车上班,有一天,她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也在等车,心生疑惑,走近一看,果然是陈楚。

  两个人聊了起来,原来,当年陈楚离婚后,拿着父母给的那笔钱,自己又找朋友凑了一点,在这个偏远的地方买了个两居室。

  他说,我现在也挺好的,虽然每天上下班远了点,人辛苦点,但到底心是定下来了,有了安全感。

  陈楚看着乔霜说,离婚后伤筋动骨的,也没心思找合适的姑娘,目前还是一个人。

  你呢,有什么打算?

  乔霜说,我也先这样过着吧,也没什么心思。

  从那天后,两个人经常约着一起上班、下班,有时两人在外面随便吃点对付一下,周末会买些菜在家做饭,两家轮流做,两人厨艺都不错,经常互相夸赞,日子倒也过得很快。

  半年后,两人决定在一起,也没有举办什么仪式,就是到民政局领了结婚证。

  后来,乔霜很快怀了孕,一年以后,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大胖小子。

  他们结婚后就住在陈楚的房子里,乔霜的房子出租了,正好贴补些家用。因为不能怀孕,被老公家暴,和姐夫结婚后,我却迎来了三口之家。

  如今,陈楚和乔霜都对眼前的幸福倍感珍惜,一家三口和和美美地过日子,回想起以前的种种,有一种恍然隔世的感觉。

  孩子的爸爸,是我前姐夫,荒唐的背后,感谢婆家成全了我的幸福。如今一家三口,岁月静好,这就是幸福。

  零伍、乔姐的温言暖语:

  有的人,生活会顺顺利利的,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遇到正确的那个人,这样的人无疑是幸运的。

  而有的人,会在遇到无数错的人之后,才会遇到对的那个人,他们会更加彼此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

  就像庾澄庆《春泥》这首歌里唱的:

  那些痛的记忆 落在春的泥土里,滋养了大地 开出下一个花季,风中你的泪滴 滴滴落在回忆里

  让我们取名叫做珍惜。

  - -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关注我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