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 家 的 路

03-30已围观评论

  回 家 的 路

  文︱ 鲁兵 摄影︱强哥

  印象中,村前的那条土路蜿蜒崎岖,坑坑洼洼,路边的树木郁郁葱葱斑驳陆离,一条小河在小路旁静静流淌,仿佛细数着无声的岁月。父老乡亲习惯了日出而作,晨雾散去,村庄开始沸腾,绿色的原野相映在阡陌之间。夕阳西下,炊烟袅袅村舍寂寂,天光云影月上柳梢,古老的庄落在贫瘠安详中变得宁静。那时,我的梦想其实简单,就是幻想身披斗篷骑上白马原野间疾驰,一直驰骋向诗和远方……首次离家是壹玖玖贰年那个萧瑟的寒冬,怀揣着梦想和希冀,一袭橄榄绿在身,登上了南下的火车。初入江南,置身于“日出江花红胜火” 的浙北太湖之滨,满腔的热血开始被残酷的现实击得粉碎,紧张的军训节奏绝非想象中美好惬意,疲惫懊悔慢慢充斥起紧张的神经,只有在夜深人静方能徜徉在“春来江水绿如蓝”的畅想。南方的冬季虽然温顺,但湿冷的气候、软糯的米饭和战友们深夜的呼噜声经常困扰着脆弱的神经。深夜时光,想家的念头愈加强烈,脑海中时常浮现鲁北那黄河入海的豪迈、芦苇起舞的景致和鸡鸣狗吠的场景。清晨凌厉的起床号声响彻军营,又开始精神抖擞地投入第二天的训练。当紧张代替了庸懒,习惯也成为了自然,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随着时间的流淌,家的印象,变得如此模糊而遥远,军营把一个个庸懒的少年磨砺成一把把勇于冲锋的利剑。冬去春来,时光荏苒。历时两载,终于捱来回家探亲的日子。想到久未见面的双亲、儿时的玩伴和久违的同学,竟然激动得一夜未眠。委实没有料到,回家的经历竟如此深刻。等待列车的时光真是漫长,虽是一张站票,却由此开始了漫漫人生的第一次独自返乡之旅。硬生生挤进喧嚣的车厢,空气中弥漫着煤烟和汗臭味道,五味杂尘。虽然归途漫漫,但大家脸上都荡漾着宽解的微笑。看着钻到座椅下熟睡的乘客,脸上却显露着欣慰和无奈的幸福。最难受的是内急,好不容易挤进厕所,发现空间已被横七竖八的乘客占领。长时间的站立,脚麻腿酸苦不堪言。本来计划到淄博的车票撑到济南便提前下下车了,壹陆个小时的火车,再加上转乘客车,回家耗时贰贰个钟头。贰伍年前的回家经历,仿佛就在眼前。如果说第一次回家印象深刻而新奇,那第二次回家的经历可谓惊险而刺激了。壹玖玖柒年军校暑假,开始了又一次回家探亲之旅。有了两年前乘火车煎熬的经历,这次索性改乘长途大巴回家。毕竟长途客车都是夕发朝至的卧铺车,虽然颠簸也比站票惬意了许多。司机长期驾车往返南方北方,在沪苏鲁的小县城中穿梭,由于路况不良和疲劳驾驶,其实存在着很大的安全隐患。当晚大雨滂沱,车子在省际公路间奔驰。司机路况黏熟技术练达,看着外面的雨水从车窗玻璃流下,渐渐进入了睡梦之中。深夜时分车过苏北沭阳,突然车身倾斜似离弦之箭径直驶入了马路下面,伴随着树杆被撞断的声音,车子失控飞跃而下,行李也飞蹿而出。自己从睡梦中惊醒,腿部擦伤幸无大碍。司机说,要么等待车辆修复,要么另外想办法赶路。滂沱大雨中,终于等来了另一辆北上的客车,在心有余悸中回到老家。从此,对长途客运有了心理阴影。高铁的开通绝对是中国铁路史上的奇迹,便捷安全和舒适通达已经成为世界名片。贰零零柒年底,告别军营转战于上海西郊的虹桥机场,为上班方便,家也搬至附近,回老家也成了家常便饭。随着高铁的提速,返回已经成为惬意的享受,回家路程渐渐缩短,上海到济南只需肆个小时便可到达,回家再也不受颠簸之苦。去年,得知京沪二线正在开工且经过东营的消息喜上眉梢,等此线路开通,东营距“高铁通南北天堑变通途”的日子近在咫尺。贰零壹陆年国庆节后,东营机场到上海虹桥的春秋航空之旅更奠定了双休的鲁沪之行。周五下班后在虹桥登机,只需一个半小时便可到达东营,周日晚上便可返回上海,翌日精神抖擞地上班,两城双休已成为现实!走在通往村里的平坦宽畅的公路上,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记忆中的场景被日新月异的变化取代,新农村新气象越来越让人瞩目,乡亲们生活得越来越好,幸福知足挂在他们的脸上。看家乡变化如此之大,我由衷地感到骄傲和欣慰。但我仍然怀念记忆中村头那条蜿蜒斑驳的小路——当初我走出去的坦途。 简介:鲁兵(笔名),壹玖柒叁年生,东营市河口区六合街道人,年少从军,青年从警,中年从“心”,现就职于上海虹桥机场出入境边防检查站。

  东营微文化 部:

   :肆零柒贰伍捌玖玖壹 qq.

  本平台现承揽人物传记,企业宣传及商品推介等文案业务。联系电话/壹捌伍陆贰零壹叁伍叁玖

  加微信壹捌伍陆贰零壹叁伍叁玖,进东微六群,交流阅读心得及写作方法。

   在看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关注我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