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深夜想吃葡萄,老大老二要睡觉,养女去买,吃完后哥哥惭愧了

02-26已围观评论

  “还是女儿好,人家说女儿是爸妈的小棉袄,这句话一点也没错。我那两个小子,心粗得,估计棒槌都能从中间漏过去。”

  “大姐,男孩子都这样,没办法,你指望他们对老人体贴入微地照顾,跟他们的属性相冲突。”李大娘跟隔壁的陶大妈两个老太太以前没事时,总会凑到一起唠唠儿女经。

  李大娘有两个儿子,她口里夸个不停的女儿是最小的,不过也并非亲生,而是跟当年跟老伴一起去赶集的时候路上捡的。那天的情景直到几十年后她都也还记得,当天卖完菜蹬着自家的小三轮往家赶,经过一个岔路口之时,她听到旁边的草丛里有孩子的啼哭声,下得车来一看,一棵大树下的草丛里放着个小小的篮子,里面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小婴儿,一边札手舞脚地正将自己的脚趾头含在嘴里啃着,一边哭着。

  看到当年的李大娘出现,眼睛瞪得跟黑葡萄一般,也不哭了,露着没牙的嘴直冲她乐,就这么被带回来了,成为了这个家庭里面的老幺。

  那时候她就一直想要生个女儿,可惜未能如愿,有了捡回来的林翘之后,这个心愿终于达成了。那时候全家人都很照顾这个才出生不久的小女婴,他们夫妻俩细心呵护自然不在话下,两个哥哥也经常抱着小妹妹一起外出游玩,一家人和和乐乐地过了多年。

  只不过,他们家也跟窗外大树上那窝燕子一般,待到雏鸟长成,振翅离去,窝中就只剩下老燕子夫妻了。自打老伴前几年去世了之后,李大娘的身体就一直不好,老大老二早已在城里上班成家,只偶尔周末的时候会开车带着老婆孩子回来看看,呆到晚上吃过晚饭,忽啦啦地就走了,只留下杯盘狼藉与一室虚空给她。

  做了一天饭吃,感觉很累的她,只得自己捶捶泛酸的老胳膊老腿,继续刷碗、收拾桌子,再洗洗就瘫在床上沉沉睡去。就这样的生活,对于她来说,还跟求来的一样,每个星期都要站在村口盼望着孩子们的车会出现在视野之中。

  可是当她年老力衰、渐渐走不动了之时,两个儿子各自有一大摊的事情要管,也不能不工作,自家的媳妇也不愿意到乡下来伺候生病的婆婆,这时,就是养女林翘辞职回到老家照顾母亲。

  她女婿每个礼拜带着儿子过来看自己的妻子还有岳母,口里虽不说,可老人的眼中似乎很过意不去,总是默默地拉着女儿的手,叹一两口气。林翘很能理解母亲的想法与心意,总跟她说:“妈,哥哥他们忙事业,你看我老公也没什么时间,男人嘛,总得干些大事情,这些事交给我就行了,我在眼前跟他们在是一样的。”

  李大娘的眼角湿润了,眼睛望着窗外不知想些什么,总是经常走神。

  老人病重之时,老大老二都回来了,他们也知道母亲也就是这几天的功夫了。回来当天的半夜,她突然有精神了,当时正好是两个儿子守在床边打着瞌睡,她用低微的声音呼唤着两个儿子的乳名,口里说:“我想吃葡萄。”老大老二相继揉揉眼睛,看了看手表,已经是夜里两点多了,乡下地方,村里的集市早关门了,也没地方去买,当时看着精神头不错的老母亲,觉得这两天也许不碍事,于是他们便说:“太晚了,咱明天吃吧妈。”翻了个身继续睡着了。

  听到房里有动静,李翘过来一看,当时也没吭声,自己打着手电筒出门去了,找到了村上卖水果的老板家门外,敲开门说明了情况,终于买到了。

  当她拿回来给养母吃下之后,老人不久就带着满足而无憾的神情走了。其实老人当天已是油尽灯枯、回光返照之时,假如不是李翘有心,也许到了离开人世之时,李大娘还点带些遗憾走。养女哭了,也笑了,她两位哥哥愣住了住了,也惭愧了。

  老人走时将房屋田地分给了两个儿子,只留给了养女一个手绢包的包裹。打开一看:是一个存折,里面有陆万,还有一些零零碎碎平时积攒起来的三千多现金。李翘很欣慰,她知道母亲心中有她,而她只求回馈亲情与让自己此后无怨而已。

  图片 ,与内容无关,如有侵权请

  举报/反馈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关注我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