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聊聊「小红花」

03-01已围观评论

  看完电影有几天了,迟迟没想好说点什么,也就没有动笔。这话的意思,不是说它一言难尽。相反,这部电影一句话就能总结:谁都不容易,能活就好好活着吧。导演韩延认为电影要说的,都在主题曲的歌词里:送你一朵小红花,奖励你能感受每个命运的挣扎。故事主题一句话能说明白,是对一部商业类型片的褒奖。

  这说明它类型化程度高,没有杂念。从这个意义上,我对《送你一朵小红花》(以下简称《小红花》)的完成度和最终的呈现效果,总体是满意的。有总体的满意,便有局部的不满。来,聊一聊。零壹我最满意的,便是韦一航(易烊千玺 饰)和马小远(刘浩存 饰)这一对少男少女“初恋这件小事”的设计与处理。在近几年的华语电影里,有如此化学反应的少年情事,不多。《过春天》算一个。但它需要男女主人公互绑手机的贴身肉搏,把二人间的暧昧情分,搞到面红耳赤、喘息粗重的地步。《少年的你》算一个。但它需要一桩命案作为催化剂,加强化学反应的激烈程度。《小红花》相形之下,是戏剧张力最弱的一个,但它的情感爆发力丝毫不弱。

  韦一航和马小远几乎什么都没干。玩了一把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骑个踏板车兜几圈,大雨中抱了一抱,互相有事没事对望那么几眼,就把我们吸引住了,心里有种清澈美好的感受溢了出来,浇灌出一朵明艳的灿烂的小红花。当韦一航和马小远先后晕倒,马小远癌症复发,白,成为逐渐侵蚀生命的主题色。

  苍白的病容。白色的病房。平行时空中那一片白的刺眼的湖。湖边,白衫的韦一航和白裙的马小远。在大面积的白里,生命的小红花,奄奄一息。

  对于一个成熟的类型片来说,飞花摘叶,皆是叙事武器。通过色彩的转换与碰撞,我们感受到了失去的痛苦,并去寻找疗愈的解药。这解药就在,“平行时空”的设定和结尾的设计。这是让我感到满意的另一处。影片的结尾,相对不落俗套,它没有选择有情人终成眷属,而是让马小远去世了。但是当韦一航独自徒步到幻觉中的那片湖,“平行时空”的设定,似乎有了真实存在的可能性。让这个平行时空拥有真实感,要比成全这对小情侣,有着更为宏大的生命意义:

  在另一个时空,曾经那些怀着遗憾和痛苦离开这个世界的人们,将生活地完满而心安。其中当然包括马小远。这个时空的存在,也将隔着千里万里,支撑着韦一航这一苇小舟,继续在生活的海里夜航。由此想到戴望舒一首小诗,用来为本片做注脚再贴切不过:我思想,故我是蝴蝶……万年后小花的轻呼,透过无梦无醒的云雾,来震撼我斑斓的彩翼。零贰接下来说一点不满。要是把本片老老实实宣传为青春爱情片,我这点不满也省了。可惜在宣传营销上,实在不老实。就我所见,上映前,本片最大的宣传标签是,抗癌题材。易烊千玺的粉丝还发起了剪头发捐献给抗癌患者的公益活动。这个题材当然没什么问题。这些公益活动也值得竖大拇指。

  问题在,它引起了错位的观影期待。我们期待它是又一部《我不是药神》,把“世界上只有一种病,那就是穷病。这病没法治”这种台词,刀子一样亮出来。它不是。

  它只是拿起彩笔在你手背上画一朵小红花。你要不喜欢,就把它擦掉。你要不满足,那也没有其他办法。看了电影我们都知道,抗癌,只是一个叙事背景。

  韩延是一个知分寸懂克制的导演,没有在展现病患痛苦和血淋淋的手术场景上做 。他说,我不太希望拍那种病了之后身体上的疼痛,如果观众真的想了解,他去医院走一圈随便看一圈,都比我拍的要生动。如此处理的结果是,韦一航和马小远大部分时候,看上去是个正常人。或者说,他们在假装自己是个正常人。镜头照亮了他们精神和心理上隐秘的角落。韦一航过分丧了一点,他想当个不被看见的人。马小远过分活泼了一点,热衷张罗事、联络人。两个看上去性格完全不同的人,本质其实一样:害怕失去。因为害怕失去,韦一航选择躺平,不争不抢不要。

  而马小远想一出做一出,多活一天赚一天。当他们走到一起,由于爱,韦一航身上开始有了马小远,他敢开口要了。马小远身上也有了韦一航,癌症复发,她失去了面对韦一航的勇气。马小远的死,让两个人完全重叠为一个人。到这里,我甚至想,假如马小远的癌症是此时才得而非复发,这就是一出虽然套路但胜在纯粹的爱情小品。可惜本片不仅要送你一朵小红花,也要送每个人一朵小红花——

  它不仅要说韦一航和马小远的爱情悲剧,也要说他们背后的家庭困境,还要说社会上千千万万被侮辱和被损害的普通人的遭遇。此中枢纽,便是抗癌。因而当他们重叠的时候,也是观感最为分裂的时候。诚然,影片没有在可以大煽特煽的情节上(比如韦一航问妈妈如果我没了你们怎么办这场戏)放肆,但在必要的过渡性情节与成长刻画上,却过于克制。换句话说,他们至少要让观众看得出是一个绝症患者的样子,并且相信。否则他们从相遇相恋,再到马小远突然不治,短短篇幅写尽生离死别,观众一个不留神,便要在大开大合的剧情发展中,乱了阵脚。而一些禁不起推敲的细节,也加重了代入和共情的迟疑。韦一航发病,就是做了一个脑部核磁共振。是不是太简单了?马小远发病,住进了价格不菲的独立病房。是不是忘了前面还在缴费窗口犹犹豫豫的老马?韦一航蹦蹦跳跳到重症病房打地铺陪床,大学的宿管阿姨是不是都比这管理严格?小吴的爱人在出租房里上吊自杀了,小吴为什么还能继续住在那里?韦一航给刚失去孩子的路边中年男子点外卖,如何确保外卖送达时,他依然在?以上细节如今罗列起来看,都能找到合理的解释,不免显得我是在吹毛求疵。但它们都在观影过程中,切切实实造成了我即刻的疑问,涓滴汇聚,得出一个有些武断的印象:这拍的不是抗癌。至此我们发现,煽情场面不是被控制住了,只是转移了——

  路边的中年男子边吃外卖边失声痛哭这场被独立展现的戏(这段表演值一个最佳男配),事实上又比直面失去至亲撕心裂肺的俗套处理高明到哪里去?导演或许只想聊抗癌患者及家庭现实生活层面的事,基本把得病-发病-治病这条专业线给省略了。

  这种策略的选择,也把易烊千玺和刘浩存的表演局限住了。我想导演并没有让他们去医院体验生活,和抗癌患者交流沟通。他们的对手戏和各自的重头戏(比如四字弟弟的雨中告白戏)完成度都很高,但我还是很难说他们演活了一个绝症病人。什么是病人该有的样子?《我不是药神》里,王传君的脸一出现,我们就信他已经病入膏肓。《归来》里,巩俐只一个眼神,我们便知道她又失忆了。放弃了病人身份可信度的塑造,抗癌题材的标签反而成了一道迷雾。

  零叁真正令我看完电影,一时间无从说起的缘故,倒也不是上述这一点不满。而是影片从立意到整体呈现,共同打造了一个无法穿透的表面。导演韩延自述道,通过这个片,他想表达两个意思。一是,失去的痛苦。二是,留下的人,如何面对失去。这让我想起冯小刚贰零壹玖年那部没什么市场动静的《只有芸知道》。这几乎就是一出中年版《送你一朵小红花》。妻子罗芸(杨采钰 饰)罹患癌症病逝,丈夫隋东风(黄轩 饰)就是长大成人的韦一航,他去完成妻子的心愿,他现在为两个人而活。

  年过六旬的冯小刚试图探讨一个爱情命题:两个真心相爱的人,其中一个因故离世,那个留在半路的人怎么办?冯小刚显然过了一朵小红花可以宽慰心怀的年纪,他只想喟叹一声:苦啊。品咂着此中苦味,我们跟随镜头游历了一遭取景地新西兰美的有点假的风光,进而也对这段纯真到近乎作伪的爱情咏叹,生出不可名状的不耐烦。本片改编自冯小刚好友的真实经历,我丝毫不怀疑冯小刚表现这个爱情故事的真诚,但这份真诚却最终被不知节制的中年感伤主义稀释了。《小红花》也有同样的问题。它不叫苦,寄望于送出一朵朵小红花去软化人世间的各种难题,让这个世界和每个人看起来美好一点,幸福一点。没事,送你一朵小红花。别怕,送你一朵小红花。不哭,送你一朵小红花。这就像影片中抗癌病友群吃散伙饭那场戏。在“我不怕胜病魔”的口号中,大家有了一刹那的昂扬斗志。刹那过后,酒席散场,我们是更坚强了,还是更不堪一击了?如同因癌症复发上吊自杀的小吴爱人(他是病友群发起人)那样?没有答案。还是送你一朵小红花吧。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关注我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