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在转译中飞起

03-14已围观评论

  曙光诉状蒋静米

  夜雾有荒谬之处:先进生产力的可爱

  作用在肉体:我们引以为傲慢的错觉

  “去掏空人们的口袋”,在美国当个寓公

  测字、玄言诗和房地产构成仅剩的虚无感

  爱情在转译中飞起。汗液挥发离群的夜

  勾引天生的客体性,而公车早已甩开他奔向小康

  像帝国的魂魄巡视故土,目击体力劳动者

  勇猛地冲上棕榈床和洪水中数根电线杆

  低速的怒吼匍匐在地面,死者代替我们

  一一吐露骚扰短信中假幽默的情话

  思维的排泄。这颗软弱的心

  暗中变得硬而难测

  该死的仍未死,该死的海潮中忍耐的红

  该死的美和智慧的耳垂。切齿的私语

  这副摇摇欲坠,孤寂的牙齿

  “当初我不该指认你”,他对着笼中

  发绺潮湿表演神迹的天使,缓慢加载的生物学

  悔恨由于灯芯草刺在面部微微放松

  针剂似的施压,注射一段完整的悬崖

  一种跪倒的傲慢。灯光蹒跚中它从高处注目

  丨蒋静米,壹玖玖肆年生,浙江嵊县人,作品散见于《诗刊》《青年文学》等。*本诗选自《诗光年·飞地诗歌历》 壹零月贰零日诗/ 图片购买飞地诗歌日历/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关注我

图文推荐